Marina WitteMann:光的“表现”使者

Marina WitteMann,俄罗斯青年当代艺术家。俄罗斯、巴西、中国的生活是她的艺术源泉,她曾在莫斯科国立苏里科夫美术学院艺术系学习,于2015年结束了巴西圣保罗APP大学的交换课程,2017年开始在上海生活,并学习书法以及中国传统绘画。其作品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,并认为艺术能够被触摸、感知以及理解。受宗教印象和其它文化的哲学影响,她发现了运用颜色、绘画材料、光线等元素来表达艺术的全新方式。创作中她运用当代的材料以及前卫的态度,尝试着在平面艺术中发现新维度。

 

Marina不是传统的艺术出身,法律系毕业,在汽车产业工作了10年之后,突然某个重要时刻,她意识到人可能在任何一个时刻死亡(几乎发生在她自己身上),只有一次生命,要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情,于是去学艺术。艺术家中她喜欢毕加索以康定斯基,她认为每一个艺术家都应该在有限的生命里追寻无线的发展,艺术家不应该拘泥于特定的某种艺术表达,更不应该给自己设限而缺乏创意。

Marina虽不是艺术学院科班出身出身,但艺术氛围围绕她整个少女青春时期。她遗传了祖母对于色彩的激情以及对美的追求,且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常去莫斯科的各大美术馆艺术馆熏陶。离开汽车行业后,她开始去苏里科夫美术学院艺术系学习,随后在巴西的学习彻底改变了她对艺术的理解,现在在中国的她,对当代艺术又有了新的认识,生活在上海,让她对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充满敬畏。

 

不同国家的文化撞击具有挑战性,不同城市的生活给了Marina不同的创作来源和灵感。在俄罗斯莫斯科学习艺术时期,学院派的学习,推动挑战着她,迸发出一些好的创作想法,试着去找一些好的方式来去诠释,特别是试着科技的应用,用相关科技的新的方式来展现当代艺术。在巴西时期的作品,她开始运用一些黑色背景以及色彩的运用在木头上创作,并且延续到现在。成为她的创作语言标志之一。在这一系列作品中,作品本身在没有光线的环境下,便会出现画中的色彩和轮廓,成为黑暗中的一副可见的画。

 

采访Marina的那天,约在她的工作室,与家为一体的工作室里挂满她的作品。她身着白色衬衫,浅蓝色牛仔裤,身材修长,眼睛深邃,典型精致的俄罗斯女生长相。在生活过的几个国家中经验中,Marina最爱俄罗斯,爱俄罗斯冬天的白雪和冷气候,对她来说上海和巴西都太热,而俄罗斯冷的温度使空气更清晰,走在公园或森林里景色自然的美。

从莫斯科离开去圣保罗,虽然不同城市间的学习生活,对于Marina是一种挑战,但另一方面,挑战也意味着,在艺术领域里可以看到很多种各式各样的观点或想法。美国的艺术文化氛围冲击,中国、巴西的传统文化根源等都给予她很多的灵感。

 

刚到巴西的时候,她很惊喜,俄罗斯给人的感觉是沉静的,在大自然中它的色彩比较柔和,而且有9个月时间都是寒冷气候。进入巴西就像到入一个新的世界,如此的绚丽多彩,用绚丽的色彩来表达不同种情感。在中国生活,她去了中国很多地方,认为与当地人交流非常重要。

 

中国的一些当代元素,手机、电脑、电子产品等,这些对于Marina来说都属于当代的元素,并且也会采取这些元素来创作。对于这些数字化的产物,她认为中国的数字科技感比俄罗斯和巴西强,“上海非常现代 ,速度快和数字化,对于我来说是有触动的。上一份作品就是相关的数字话表达,而现在在尝试发展更多的可能性。”

 

在可能性中,现在的Marina完全相信作品中抽象表达的重要性,当不能辨认出图形或形象时,图形中再有画时,画中再有画时,在画中看到某些东西时,但不能确定它是什么,其实都是某种选择。不同类型的创作,当不能看到或看不到一些东西时,是有挑战的,情绪化的,对于她来说是情绪化的自我表达。

 

现阶段她正努力尝试一些新的东西,表达一些新的“数字化”作品,即没有实际的图形表达,但可以在木质材质屏幕上选择可以看到的数字化有趣的元素,创建并制作一些计算机图案应用,但最终材质仍然是木质材料。“想做一些关于数字抽象中国元素的表达,现在新的事情特别是是尝试提高像那样的作品,仍然是没有figure,但 still made computer ,但木头材质对来说是simple be 重要的。

在硬木板上运用黑色的清漆来模仿电视、电脑或者手机的屏幕,作品表面尝试一种“自然”的触觉,发现褐色的清漆作为类似于布的材料。受光的启发,作品中展示的光线对于作品重要影响,运用黑光;以及一些图标作品,展示在手机屏幕上的手指动作;一些作品中颜色指示了Facebook、whatsapp微信以及instagram的图标。这些Marina都已经在做,而之后更是要在这基础上创作更多的创新。

 

Marina在创作思路和想法上现在和以前也有个比较级,“比以前从来没有做的事情有更有连接点,因为当你不断不断重复时,需要一个开放的思维去接纳吸收新的事物,并且你必须要真实的一面,就像镜子可以反射光的那样。但不知道五年后会是什么样。或者使用物理材料再创造数字化木头作品等。

而对于很度当代艺术家来说,水到渠成后会选择跟品牌合作,有一些联名的作品,Marina也许之后会有这样的想法,但现在的她更注重回归作品本身,创作真正感兴趣的作品。

返回